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​作者:刘峰

来源:首席电商观察(ID:EC-guancha)

如果说滴滴程维的狼性体现在“尔要战,便战”,那美团王兴的狼性更多体现在突袭前的蹲守、出击前的伺机而动。

近日,滴滴出行25款APP被要求下架整改,网约车市场迎来窗口期。本就虎视眈眈的T3出行、曹操出行等趁机加大宣传,瓜分滴滴的市场份额。

面对可能到来的网约车行业洗牌,沉默已久的美团打车也趁机再入局,在各大应用商场上架其APP。

时隔多年,王兴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!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王兴试试“美团打车”

向来没有什么边界感的美团,早在2017年2月就推出了网约车业务。那时候的滴滴,已经与快的合并、收购了Uber中国,成为网约车行业中的龙头企业。

艾媒咨询报告显示,2017年,滴滴出行应用渗透率高达58.6%,而第二的首汽约车仅为2.6%。在国内整个网约车行业中,滴滴可以说是一骑绝尘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不过即使半路入局,没有首发优势,王兴仍然想要试试。

据说,在美团打车上线的那天,私交不错的程维与王兴还在一起吃饭。不过,程维当时并不知道美团要做打车业务,王兴也只字未提。等到程维后来知道此事,询问王兴“为何做打车”时,王兴只轻描淡写地回答道:“试试。”

那一年,国内的移动出行用户已超过4亿,而美团不仅盯上了这个庞大的市场,更是看准了打车业务与旗下到店、酒旅等业务可产生的协同效应,让用户在该平台完成到店前的出行,以及到店消费两个环节,实现一站式服务。

落地南京后,美团打车计划进一步扩张,宣布将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成都、厦门、温州、福州这7个城市上线。彼时,强势入局的美团还表示,只要上述城市的注册司机满20万人即开城。

不过,该平台的开城速度比大众预期的要慢。宣布扩张三个月后,美团打车才进入第二个城市——上海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在这座摩登城市里,蓄力已久的美团开始大肆补贴,乘客端发放了“新人见面大礼”,即3张价值13元的无门槛打车券。

司机端,美团打车则对前1万名注册司机实行前三个月免抽成,对1万名后注册的司机抽成8%。需要注意的是,此时滴滴对司机的抽成大约为20%,远远高于美团。

为了进一步笼络人心、吸引更多运力,美团打车还推出了“上海开城无忧保障奖”。

具体来说,司机每天至少完成10单,且早上6点到晚上12点之间至少10小时在线,连续考核的6天内取消订单不超过十单,不存在刷单、作弊行为,通过考核即可获得如下优惠:每天(收入)不足600元,美团打车给补足到600元;超过600元,则再多奖励200元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以此计算,如果一周工作6天,每天收入不足600元,司机仍能拿到一周3600元的保底补贴;若每天收入超过600元,则一周至少能获得4800元的收入。这也反映出,美团开城时打出的口号“月入2万不是梦”,确实是一个可实现的梦。

由于给得实在太多,大量的乘客、司机都为了补贴转向美团打车。数据显示,在上海上线3天,美团打车就实现了日单量突破30万单,累计服务乘客超过220万人次。

2018年3月24日,王兴公开透露,美团打车在上海开通不到一周,就迅速拿到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。

这一天,是美团打车登陆上海的第四天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美团打车兵败上海

虽然美团依靠高额补贴获得了大量用户,但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。

上海开城当天,美团打车就被上海市交通委等多个部门联合约谈。相关部门要求,美团打车应当严格遵照上海市巡游出租车、网约车等相关管理规定,规范开展营运活动,不得以低价扰乱市场秩序。

其中提到,美团宣传广告中不得出现类似“一元钱出发”、“低价出发”等误导消费者行为、涉及低价恶性竞争的有关内容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而在2018年4月5日,眼看补贴大战愈演愈烈,上海市交通委向美团打车发出了“责令整改通知书”,要求该平台在收到通知书后7天内完成3项整改措施,否则将吊销其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。

在3项整改措施中,其中一条为“停止目前以补贴为名的不正当低价竞争行为”。

自此,在上海高歌猛进的美团打车停掉了在当地的高额补贴。

而由于补贴前后的极大反差,越来越多的乘客弃用美团,重拾其余网约车平台。乘客的流失也直接导致了司机接单量的下滑,许多司机表示接单量较取消补贴前下降了五成以上,这也导致了他们的收入骤减。

失去补贴红利的美团打车,在上海逐渐失势。而其此前的高额补贴,也“终究是错付了”。

2017年,美团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为2.9亿元;2018年,这个数字暴增至44.6亿元。由此可见,那场在上海滩展开的“血战”,让大肆烧钱的美团消耗了太多元气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为了停止打车业务的大幅亏损,最初宣称“试试”的王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“试试”。

2019年4月,美团打车进行升级,上线聚合模式。该平台与首汽约车、曹操出行、神州专车等第三方出行服务商接轨,用户可同时呼叫不同平台的不同车型。

试水聚合模式,可以看出美团打车希望轻装上阵。而从“不会涉及大额补贴”的官方发言也可发现,美团已不打算在打车业务上过多烧钱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没多久美团打车的独立APP就悄然下架,并入美团APP内。从那以后,美团打车开始变得沉默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王兴对抗阿里“高飞了”

两年后的今天,美团打车趁滴滴失意之时再次上架APP,其中自然有王兴再次对战程维的意思,但或许也有对抗阿里的想法。

就在近日,张勇发布全员信宣布,阿里巴巴将地理位置服务的三大业务,形成包括高德、飞猪、本地生活在内的生活服务板块。俞永福代表集团分管该板块,向张勇汇报。

从这次调整可以看出,原本担任高德负责人的俞永福重回权力中心,再加上此前高德被写进阿里财报中,可见高德在阿里内部的地位有所上升。

事实上,高德目前已经成为国内月活跃用户最大的移动数字地图、导航和实施交通信息服务提供商。今年4月,高德的日活跃用户数更是破亿。

窃喜!王兴蛰伏多年,终于等到网约车洗牌的机会!

而如今的高德,也不仅仅是个可以导航的地图。

早在2018年,也就是美团打车酣战上海滩那一年,高德就已上线聚合模式的打车业务,同年12月就已接入9大网约车平台。

截至目前,高德已经接入首汽约车、曹操出行、享道出行、神州专车、滴滴快车等60多个网约车服务商,基本可以实现一键呼叫全网车辆的服务。

更重要的是,高德打车不仅推出了多个网约车服务商通用的补贴,更在去年9月首创免佣,通过不收取佣金的方式让司机获得所有订单收入。

今年3月,高德打车还联合60多家网约车平台成立“免佣联盟”。而在今日,高德更宣布7-9月将采用多种形式的免佣帮助司机增加收入。据透露,参与本次免佣季的网约车平台将超过100家。

高德打车的奋起直追让同行也倍感压力。据“晚点LatePost”报道,高德今年4月的日均打车单量已超过200万单,而这引起了滴滴的警惕。滴滴尚且如此,更何况是如今趁乱入局的美团打车。

实际上,试图让高德、飞猪、本地生活形成协同效应的阿里,正是王兴所要警惕的。阿里的“高飞了”组合正好对标美团的打车、酒旅、外卖业务。

从前饿了么单独对战美团外卖的时候,王兴尚且可以不放在眼里,但当高德打车、飞猪、饿了么+口碑组合在一起,美团不得不忌惮三分。

而这,也正是美团打车卷土重来的另一原因。

——END——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yubaibai36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