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作者:楚勿留香

来源:灵兽

灵兽按

“宝能生鲜”成为了地产商做零售而失败的又一“反面教材”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作者/楚勿留香 ID/lingshouke

▲这是灵兽第1054篇原创文章

1

“6月份工资刚刚发完,而且是分四次发的。” 宝能生鲜原南充公司(南充宝粤隆商贸有限公司)员工李阳(化名)对《灵兽》称。

9月12日,李阳收到了宝能生鲜南充公司第四次发放的6月份工资。但7月和8月的工资及补偿金截至9月21日都没有发。

像李阳一样的南充公司员工有70多名。

在今年6月30日-7月10日,宝能生鲜南充公司的8家门店陆续关闭,除了6名留守员工,其他员工也都被裁掉了。

李阳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剩下的工资和补偿金不能发放,他目前也在积极维权。

南充公司只是宝能生鲜众多分公司的一个“缩影”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天眼查显示,宝能生鲜隶属于宝能百货零售有限公司,其对外投资了109家公司,100%控股,宝能生鲜原南充公司(南充宝粤隆商贸有限公司)只是其中一家。

宝能百货零售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为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所占股份比例为99%,另1%股份为深圳宝能物流有限公司持有。

正是通过这100多家公司,让宝能生鲜的数千家门店开遍全国“100个城市”。

一位原宝能生鲜的城市负责人对《灵兽》表示,“现在大部分城市基本上都关了,8月就只剩下三个城市还有宝能生鲜的门店在经营,分别是天津、深圳和西部一家城市。”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一个宝能生鲜维权群9月6日所统计的宝能生鲜欠薪数据显示,目前,收集城市共计29个,欠薪人数约2731人,欠薪金额约4459万元。

同时,该数据还分城市统计了欠薪人数及未发放的工资金额等。

这只是宝能生鲜欠薪的部分城市,尚有一些城市没有统计。同时,还有很多宝能生鲜供应商的货款没有结清,但截至目前这些都没有明确数字。

种种迹象表明,宝能生鲜“大势已去”。

另一位原宝能生鲜某城市负责人表示,“这个项目已经停了,目前所有城市均已关闭。”

但宝能生鲜官方并未对外公布欠薪及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具体数字,对是否“全面闭城”更是保持缄默。

2

2017年4月,宝能百货零售有限公司成立,注册资本27亿。

同年下半年,有着丰富零售实战经验和投资经验的王培担任宝能零售CEO,负责宝能零售业务板块。

王培曾担任弘章资本资深合伙人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、沃尔玛中国高级副总裁等职位。

但王培任职不到2年时间,于2019年9月左右离职。

期间,宝能零售主要分为三大业态:万麦便利店、“悠宝利”精选超市和“东市西市”仓储式会员店。

彼时,宝能集团曾将自己的零售业务比作一条金线,其他的业务板块则是一颗颗明珠。“这条金线将会把所有明珠都串联起来,串成一条璀璨的‘宝能生态项链’”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但遗憾的是,宝能的零售板块儿并未发挥出“金线”的作用。

如果说王培任职期间,尚能知道宝能零售板块所承担的责任和作用,但当宝能零售涉足生鲜,却让外界想不明白。

也许是2020年,新冠疫情的爆发,让宝能高层觉得“社区生鲜”大有可为?抑或是社区生鲜高达十数万亿元的市场规模,吸引宝能入局。

但在开店速度上,宝能生鲜确实非常人能及。

不到一年时间,宝能生鲜便在全国百城迅速铺设了千家门店。

甚至在2020年10月31日,宝能生鲜创下了403家到家社区店单日同开的行业纪录——这不禁让人瞠目,也让业界慨叹。

但更让人瞠目的是,宝能生鲜的“开店速度”并未被业界“尊重”——因为这是用钱砸出来的。

无论是从商品结构、质量,抑或是供应链、服务以及售后等等,也不被业界“认可”,不少从业者一提到宝能生鲜就大摇其头。

在知乎的问答中,很多形容宝能生鲜的词都是负向的,诸如“人浮于事”、“极度混乱”、“管理不善”、“整体感觉非常不专业”等等。

甚至在一些真正做连锁生鲜店的老板眼中,宝能生鲜就是一个“笑话”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一位原宝能生鲜某城市的负责人在连夜关店时曾慨叹,“连夜装店的是我们,连夜撤店的也是我们。一天能同时开几十家店,一天也能同时撤十几家店。”

截至2020年底,宝能生鲜已在全国100多个城市完成中心仓的开设,到家社区店数量突破1000家。

但好景不长,从2021年年初开始,宝能生鲜就开启了“裁员”按钮。

据南方都市报报道,从1月开始,宝能生鲜在广深区域陆续裁退店员,已裁掉120余名外包人员中的一小半约50名,2020年11月便开始拖欠外包人员工资。

宝能生鲜的一位区域店长向《灵兽》透露了裁员的原因:一是,零售业务亏损严重,为了账面好看,缩减人员、减少支出;二是,此前总部大规模招聘,但开店速度并未跟上,所以开始裁员。

但2021年1月的裁员也仅仅是一个开始。

3

今年2月,网传宝能大规模裁员、停发年终奖、停缴社保等,裁员比例20%~30%,裁员顺序为先总部,后各下辖分公司。

2月24日,宝能集团回应称,“相关网络信息不实”。

宝能集团表示,“宝能集团春节前后确实存一定比例裁员状况,宝能物流板块确有调整,但包括宝能物流在内的宝能集团各大业务板块,均未出现大规模裁员情况,停发年终奖等情况也未有发生。”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此前的2月5日,《灵兽》曾发布文章《宝能生鲜迷局:裁员、管理混乱、售卖临期产品》,指出裁员原因及商品存在的问题。

对此,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称,不存在大规模裁员和为了账面好看。裁员是因为门店经营不善,关停并转,属于正常的经营调整。“目前对于临期商品,有专门的销售和处理方式。大部分门店店长的经营有主动权,可按照有利于经营的角度处理。”

但此后,宝能生鲜陆续出现闭店情况,且愈演愈烈,宝能方面并未公开回应。

今年3月起,宝能生鲜关停济南部分社区门店,并于4月底临时通知并关闭当地所有门店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一位原宝能生鲜的城市负责人称,2021年4月,宝能生鲜关店进入高峰期。“4月起,分三批关了40个城市,山东济南、临沂、东营、泰安、济宁等城市关城,7月,则把剩下的城市基本都关了。”

今年6月起,西安宝能生鲜门店开始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。同月,宝能生鲜陆续关停镇江、泰州、扬州三地的所有门店。

上述原宝能生鲜的城市负责人称,“8月之前,宝能生鲜全国门店基本都关完了,8月中旬,剩下的深圳等3个城市也已经关闭。截至目前,所有城市均已关闭。”

同时,其还称,有的城市闭店是因为拖欠房租、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,并因此导致多起法律纠纷。

4

宝能生鲜原南充公司员工李阳(化名)认为,南充关城的主要原因是资金问题,也有一些决策的原因。

李阳表示,南充门店前期价格比较亲民,生鲜商品经营品项比较全。因为开店时是对比了周边2公里左右的门店。“50平方米的门店,单店日均最高做到10000元,但后期由于供应链跟不上,导致品质下降很厉害。”

宝能生鲜原绵阳的一名员工表示,绵阳开了4家门店就停止了,因为总部通知不让开了。

对于绵阳关城,其表示,“原因比较多,资金问题、宝能高层内部调整、内部管理问题等。”

同时,该绵阳员工表示,“目前,城市所有人员已离职。9月2日,员工所有内部办公软件通讯联系端口全部关闭,城市无法与总部取得联系,也无人对接解决和处理问题。”

宝能生鲜在多个城市的门店,遇到的问题都类似,基本也都处于被欠薪,进行维权的状态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实际上,早在今年2月,宝能生鲜的高层就已经意识到“盈利”的重要性,并进行了裁员和调整,并在调整后定下目标,在一年内至少新开5000家社区生鲜门店。

问题是,日久积深,宝能生鲜的问题并非短期调整所能奏效。

以北京为例,今年3月,宝能集团副董事长张金顺来北京,发现宝能生鲜北京城市段采购、运营等存在很多问题,限期到3月31日提前整改。

同时,副董事长下达3月业绩较1月要翻1.5倍的命令。“如果业绩不达标,存在关城的可能性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
后来,一周之内北京连关两店,分别是北京吴家村店和苏庄西街店。

宝能生鲜“大溃败”,业界视其为“笑话”

上述知情人士提供的一组销售数据显示,宝能生鲜北京门店的日销售额均在三位数左右,客单价大部分只有10多块钱,个别门店能达到20多元。

如此数据,北京关城自在情理之中。

无数的案例已经证明,通过“砸钱”快速做大规模,并通过规模效应降低各项成本,进而提高效率,并实现盈利的做法行不通。

“宝能生鲜”成为了地产商做零售而失败的又一“反面教材”。

希望,宝能生鲜是最后一个。(灵兽传媒原创作品)
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